小a打算咕咕咕并且白嫖

一起吸七啊朋友们!

这是一个关于大顺毛连连和小炸毛连连的故事

尽管没人喜欢但依旧在出c的我

我再不更可能就会被群殴致死了吧。(安详)
今天的柒七也很香呢。
水性修正液是不可能的了这辈子不会再用了,额头脏死。/走的安详
诸位看着食吧

小八好棒我吹爆他啊啊啊
诶真难画。
本来七爷也画了,但是
emmm毁了。
所以最后就只剩小八了,还怪让人心疼的。
最后再次私心群宣一下

#劳kk#介是一个群宣
这里是一个第五人格白黑白cp同人群,可以来一起撒泼打滚产粮白嫖,不定期有接画(文)传画(文)活动,节日福利啥的群主也会双手奉上,希望可以与大家一起快乐地磕白黑白!
cp:白黑(黑白)
最后,白黑白可逆不拆!
好了没屁放了客官们来看看吧。

这是正片后的小甜饼(「・ω・)「嘿
前p1-3是奇奇怪怪的黑化
后几p
你们懂得(「・ω・)「嘿
前面正片走评论区

迟来的正片
海边烂尾楼拍的假的正片,被后期咕咕咕只能自己p,客官们看着捧场哈。
格瑞cn:鹿屿
嘉德罗斯cn:笑面(本人)
摄影cn:惜影
后期:笑面(还是本人)
后勤cn:樱黎
妆娘:楚狂人
cp:瑞嘉
剩余图片后面发,(小甜饼预警(「・ω・)「嘿),还有莫名其妙的黑化。
总之就这样。
耶。

P.S:后续链接走评论区

裘克黑化自戏

emm就是黑化什么的,,,挺病娇的一玩意儿,您看着吃吧。

太黑了。
潮湿冰冷的仓房散发着腐臭的气味,破烂不堪的一张小床如同这儿的人那可怜的自尊一般蜷缩在阴暗的墙角。一个忽明忽暗的灯泡摇摇欲坠着——
这就是哭泣小丑的待遇。
痛苦和愤怒无处发泄,只的独自受人嘲弄。
太黑了。
不论是这房子,还是那人心,都太黑了。
——“喂!废物!到你上场了!”
刺耳尖锐的喊叫声又自顾自的来撕破这一小会的安静,混浊的双眼看着门口传来的一点光亮,心里却还是想着太黑了太黑了。
像是成为习惯,自己在反应过来时已经表演到了一半,下方黑压压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丑恶的笑声,低头一看,自己竟是在高空中。莫名的恐惧使得那张苦瓜脸更为滑稽。
台下观众的脸在眼中越发扭曲。
“哈哈哈哈,那个废物, 太没用了吧,就这样也敢来表演?”
“嘻嘻,这样才好笑嘛,不过真难看啊,嘻嘻嘻”
“..........”
太黑了太黑了太黑了!
无数充满恶意的声音和扭曲的笑脸如同漩涡一般冲击着自己的大脑,脚下越发无力——
一阵坠落感。
然后是重物落地声。
最后是疼痛。
仿佛是预订好的事,左小腿就那么理所应当地断了,老板就那么理所应当地开除了自己,观众理所应当地催自己下台。
但是看不到一丝怜悯和痛惜。
太黑了。

那我也变黑好了。
凄惨的白月于空中悬挂,竟有一些那灯泡的影子,路边不知名小虫痛苦地嘶鸣,就如眼前当年那个万人喜爱的英俊的微笑小丑的死不瞑目一般。
那英俊的皮囊终于到了自己手中,双手颤抖地将它缝在自己脸上,随即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了,是我的了,哈哈哈!!!”
但为什么没有想象中的狂喜呢。
太黑了。还是太黑了。
笑声如同断掉的磁带一般戛然而止,扭曲的笑容在脸上越发瘆人可怖。
一定是因为他们没死。
是因为那些嘲弄没死。
背上那名为“欢笑至死”的神经毒气,混浊且布满血丝的双眼竟有了一丝清亮。
那就弄死他们好了。

                                                                                                                                                            end.

看我美丽深邃眼眸你猜我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