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打算咕咕咕并且白嫖

一起吸七啊朋友们!

裘克黑化自戏

emm就是黑化什么的,,,挺病娇的一玩意儿,您看着吃吧。

太黑了。
潮湿冰冷的仓房散发着腐臭的气味,破烂不堪的一张小床如同这儿的人那可怜的自尊一般蜷缩在阴暗的墙角。一个忽明忽暗的灯泡摇摇欲坠着——
这就是哭泣小丑的待遇。
痛苦和愤怒无处发泄,只的独自受人嘲弄。
太黑了。
不论是这房子,还是那人心,都太黑了。
——“喂!废物!到你上场了!”
刺耳尖锐的喊叫声又自顾自的来撕破这一小会的安静,混浊的双眼看着门口传来的一点光亮,心里却还是想着太黑了太黑了。
像是成为习惯,自己在反应过来时已经表演到了一半,下方黑压压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丑恶的笑声,低头一看,自己竟是在高空中。莫名的恐惧使得那张苦瓜脸更为滑稽。
台下观众的脸在眼中越发扭曲。
“哈哈哈哈,那个废物, 太没用了吧,就这样也敢来表演?”
“嘻嘻,这样才好笑嘛,不过真难看啊,嘻嘻嘻”
“..........”
太黑了太黑了太黑了!
无数充满恶意的声音和扭曲的笑脸如同漩涡一般冲击着自己的大脑,脚下越发无力——
一阵坠落感。
然后是重物落地声。
最后是疼痛。
仿佛是预订好的事,左小腿就那么理所应当地断了,老板就那么理所应当地开除了自己,观众理所应当地催自己下台。
但是看不到一丝怜悯和痛惜。
太黑了。

那我也变黑好了。
凄惨的白月于空中悬挂,竟有一些那灯泡的影子,路边不知名小虫痛苦地嘶鸣,就如眼前当年那个万人喜爱的英俊的微笑小丑的死不瞑目一般。
那英俊的皮囊终于到了自己手中,双手颤抖地将它缝在自己脸上,随即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了,是我的了,哈哈哈!!!”
但为什么没有想象中的狂喜呢。
太黑了。还是太黑了。
笑声如同断掉的磁带一般戛然而止,扭曲的笑容在脸上越发瘆人可怖。
一定是因为他们没死。
是因为那些嘲弄没死。
背上那名为“欢笑至死”的神经毒气,混浊且布满血丝的双眼竟有了一丝清亮。
那就弄死他们好了。

                                                                                                                                                            end.

评论(1)

热度(7)